1 2 3 4 5

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

特別發帖:影像創作個展

很想和大家分享我在剥皮寮老街区看过的一场影像创作个展。
没想到当时看这场影像创作展,和今天我再一次回看这个展览里的作品,
尽然有着很不一样的体会,以及深深感受到创作者的理念:
「回不去的时空、没有机会说出口的话与遗失的快乐记忆,确实是心中永远的痛。」

特别发帖:影像创作个展
记忆的内容,除了拥有专属的故事之外,
也同时为时光所赠予的「礼物」和「领悟」被储存着,
内容愈是被频繁的读取,反馈就愈精细。

〔我〕
泛黄的色调是记忆的索引,代表的是时间的驻留,
而记忆的线索如同那撕裂的痕迹,是时光流逝的刻痕,
当它再度拼接上时,也如同记忆巢的创作,
重拾了我儿时时光与旧回忆。

 〔红色院子〕
时光荏苒,红色院子大门已斑驳上锁,而里头却满溢着儿时情景。

 〔拉张椅子坐下吧! 〕
金黄色的阳光从玻璃窗穿透洒射,如深潜着时光之流,
呼吸着现在的气息,心中却镶嵌、联系着过去的回忆。

〔舞台〕
灰白相间的墙,如同记忆的片段中参杂了一些杂讯;
挂钟、节拍器就似那无情的流光,堆叠于琴上泛黄的琴谱、
褪色剥裂的红色外罩是它行走的证据;
灰黑、橘色磨石子地板,不是刻意的复古造型,而是散发浓郁的老家气息。

玩耍〕
破损与老旧尽在眼底,但过去所存在的记忆仍鲜明,
孩子们在空旷的院子里肆意的嬉闹玩乐,
则是创作时绵延于意识中最重要的一环。

 〔Together〕
「牵手」是最简单平凡不过的幸福象征。
是一场家族跨越空间且无缺席的聚会。

 〔微甜〕

「没有苦涩,就不懂得甜」,微甜即是目前的心境,
被母亲这角色所束绑过程中所得到的滋味。

 〔钢琴 • 手〕
「美好与优雅是我的理想生活哲学,
它所存在的形式是规律有秩序,并且和谐中带有张力的。
然而纯粹的理想中掺加了杂质,过去生活中规律的秩序已被破坏,
理想中的优雅无以立足,这正是体现目前我的鲁莽。

记忆标本
• 生命消逝后,可以制作成标本,延续它的存在。记忆呢?也能作成标本吗?
四个罐子里分别放置了父亲在皮夹里随身携带了三十年的亲情、
人生中与母亲的第一张照片、被外婆紧紧拥抱住的温暖与疼爱我的阿姨。
将珍贵的记忆,封存在标本瓶中,用深切的眷念,延续当时情感的样貌,
奋力抵抗时光所带来的消逝,追溯存在过却又遗失的曾经。

母亲絮语(请入内拿起话筒聆听)
• 亲爱的,别走,请等一等我,让我把想说的话好好说完。
 「絮语」意指连续不断的低声说话。在红色的母性颜色空间中,
红色丝线象征子宫内的血管,听筒的线是脐带,
地面的红色孤挺花花语是坚强,象征母性的特质。
在所录制的五段生命故事中,以身为孩子与身为母亲的双重角度,
说出以往未曾有机会或是没有勇气说出的话。
一条电话线连接了生命的两端,我的故事,正透过我的声音说给我所爱的人听,
说给我自己听,也说给来到这里正在等待一通电话的人听。

时光虫洞
•如果,能够回到过去的某一瞬间,你会选择记忆中的哪个画面?你想再次遇见谁?
记不得的快乐回忆是心中永远的痛。五张产生强烈情感的家庭旧照,
全都是在年幼时被家人拍摄下来的,虽然可以清楚看见自己处于当下,
但其中的细节却都已经遗忘。多想穿越时空,
与相片中所爱的亲人共存在同一个画面之中,
再一次回到那里,感受当时所拥有的快乐。

家?
• 再也不能回去的家,还算是我的家吗?
家,究竟是有形的建筑物?还是其中的人?何处才是我的家?
 回到儿时已经被卖掉或是被政府收回的三个家,那里已经成为陌生人的住处。
反光镜里的旧家,再也无法拥有,但家其实已经被框在记忆之中,
被家人的影像和疼爱紧紧的包围。
「家」就在记忆里,回家,就是回到记忆里。
在那里,推开一扇门,往里面望去,永远会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我,
那里,就是我的家。

遇。
• 面向阳光的我与转身哭泣的我,从不同的方向出发,
将在这里相遇,为自己画下一个完整的句点。
每个人都有两个面向。正面笑脸迎人的我与背面连自己都不喜欢的我。
在最需要被接纳与陪伴的时候,那个伸手去了解、安慰的人,也可以是另一个自己。
现在站在镜子前面的你,就是我的见证者,
也进入了我生命中的片刻与我共存,与我在这里相遇。

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Please leave your comment here / 请在此留言: